正文部分

不知道要付出比别人多多少的辛苦

李远方的一些同学,尤其是胡芳那伙女生,自从看到李远方上电视后,一直要求他请客,但都被李远方以正在编程和筹备影像工作室开业的事抽不出时间为由,一次一次地推托了过去。过了一个多星期,等到这件事情所造成的影响渐渐地淡了下去后,就没有人再提起了。系里的一些领导也因为这件事找他谈了话,理由是了解李远方这个特别的学生的近期情况,实际上是大学里的领导授意他们了解李远方和那个副省长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没有,谁让李远方正好和那个副省长是同乡呢。因为李远方和副省长实在没有任何特殊的关系,他们根本问不出什么来,再说在现在这个时代学生在外面打工或者开公司都是很正常的事,他们也找不到理由来威逼李远方坦白从宽,只好作罢了。只是要求李远方,如果以后再参加这种影响比较大的社会活动前,要先和学校打声招呼,免得造成校方的被动。李远方也知道自己做得有些无组织无纪律,尤其他是还是个共产党员,所以嘴上老实地答应了。在此期间,李远方还参加了一次学生会的活动。因为李远方在运动会上的表现,再加上最近上了电视,这一次开会,所有的人对他的态度和上一次相比就大不相同了,和他说话的人特别多,所以他自然而然地也多认识了几个人。对他最热情的当然要属隋丽,自从上次在运动会上隋丽拥抱了他后,李远方就已经从同学的口中知道了隋丽其人的一些情况。首先知道她早就有了男朋友,是个高干子弟,就在同一个城市的另一所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因为这个原因,隋丽在学校里是个非常特殊的人物,各种大型活动少不了要她来主持。家不在本地,却在本市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平常根本不在学校里住,连课都很少来上。学习成绩不怎么样,学校却已经计划保送她上研究生。对于这样的人,李远方觉得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但隋丽对他这么热情,他也不好意思不给人面子,所以一次会开下来,和隋丽说的话还是最多。星期三的下午,刘海月打了个电话给李远方,说她的父亲今天上午到了古城,今天晚上武云杰请吃饭,要李远方也去。刘海月平常对他这么照顾,她父亲来了,李远方当然要去看看,所以就问在什么地方。刘海月告诉了他一个地点,然后要求李远方,如果她父亲问起她和武云杰认识有多久时,要李远方帮她圆谎说有一年多。因为她父亲是个老实本份的农民,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和武云杰才认识不到两个月不大好。李远方开了句她的玩笑,爽快地答应了。感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李远方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商场买了点补品什么的,打车到刘海月电话里说的那个宾馆去了。那个宾馆属于省府指定的招待客人的场所,显然是刘海月安排的。李远方去的时候,发现陈参谋长也来了,转念想想现在老人家回去了,陈参谋长就长兄为父,应该是作为男方家长的身份出席的。出乎李远方的意料,在场的竟然还有许亦云。在刘海月的解释下才明白,刘父从家里出来前到许亦云家去了一趟,许亦云的父母准备了点土特产什么的东西让他捎过来,最重要的是一些想方设法找到的给许亦云治病用的偏方药物。和刘海月说的一样,刘父是个标准的农民,长相和穿着上都透着农民的朴实。这让李远方更加佩服刘海月,作为一个农民家的女儿,没有任何背景,也不像有的女的那样长得漂亮方便办事,仅仅凭借自己本身的实力奋斗到现在这一步,不知道要付出比别人多多少的辛苦。刘父显然有些拘束,不仅是因为有陈参谋长这么一个大官在场,而且对这么高档的宾馆套间也很不习惯。李远方进来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站起来了一下,然后就又坐回到房间角落的那个小沙发上,和在场除自己女儿外最熟悉的许亦云继续说着家乡的一些事情。虽然武云杰也坐在他旁边,但他却很少和武云杰说话,只在说话的间隙里时不时地打量着房间里的众人。刘海月在李远方来了不久就下到楼下的餐厅安排晚饭的事情去了,李远方只好找个话题和陈参谋长说起话来。正和陈参谋长话到投机处,刘海月回来了,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都下去吧。于是刘海月在前面带着路,许亦云牵着刘父跟着,武云杰走在他们两人后面,李远方和陈参谋长落在了最后,一边走一边继续着未完的话题。把大家都引到包厢里之后,刘海月向陈参谋长告了声罪,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说副省长今晚在这里有招待,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她要过去一下,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又匆匆地走了。大家都坐定了下来, 香港挂牌正版挂牌完整篇陈参谋长举起酒杯,代表武云杰的家人敬了刘父一杯,除了许亦云喝着饮料,其他人都陪着干了。然后是武云杰敬酒,然后李远方也单独敬了刘父一杯。刘父明显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别人敬他酒他就喝了,但却不懂得回敬,嘴里只说这酒好,然后在大家的示意下开始吃菜。三杯酒下肚,吃了点菜后,刘父比原先少了些拘谨,开始在酒桌上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起话来:“小月这孩从小争气,读书好,乡里人都说有出息。”陈参谋长说:“海月确实很有出息,一个女孩子能到现在这一步挺不容易的,前几天我老叔在这里的时候也经常夸她。大叔你把海月培养出来更不简单,我再敬你一杯!”刘父慌忙和他干了,但显然他的酒量并不好,这杯酒刚喝下去,脸就更加红了起来。然后好像有些感慨,说:“我没什么文化,海月读书我也帮不上忙,以前家里也穷,多亏小云她家对小月好,要么海月哪上得了大学。”然后用非常慈爱的目光看了许亦云一眼,“小云读书比小月好,可惜就是身体不好。”许亦云一直坐在刘父身边给他倒酒夹菜,一声不吭的,连头都很少抬。听到这话后,抬起头来用求助的目光望了李远方一眼。刘海月曾经就李远方是否真有治好许亦云的可能的事问过老人家,当时陈参谋长和武云杰都在场,所以他们这个时候也都大有深意地看着李远方。刘父注意到别的人都看着李远方,这才想起从李远方来了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和他说过话,就说听说海月他们是你介绍认识的,这件事真是要谢谢你了。李远方想说其实他和刘海月是同时认识的武云杰,但想起刘海月的交待,怕自己说漏了嘴,就说大姐平时对我特别照顾,云杰大哥和我就像亲兄弟一样,内幕资料我也替他们高兴,就这样打了个擦边球过去。然后刘父问起了李远方的个人情况,很快就熟了起来。大家正说得热乎的时候,刘海月推开了包厢的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打头走进来的是副省长,所有人赶紧都站了起来。副省长走向刘父,握着他的手说:“老哥哥,欢迎你到我们这里来做客啊!”刘父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握着副省长的手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刘海月见到这种情况,连忙替她父亲解释说:“省长你别见怪,我爸他一直在农村,没有什么见识,所以不大会说话。”副省长却毫不在意,双手和刘父握着说:“你爸这样子好,实在,不像刚才那些人说了半天都是些不着边的话。我们中国人,不管是谁,往上算三代,谁不是农民的后代,我的祖父就也是农民。”刘父这时想起了一句话,说道:“谢谢领导对小月的关心!”副省长拍着刘父的手背说:“不是我照顾,是你女儿自己很优秀,你可养了个好女儿啊!”然后放开刘父的手,对着陈参谋长说:“你是陈参谋长吧,久闻大名了,在北京的时候就看过关于你的报导,都说你是全军各部队里排得上号的武林高手。”陈参谋长谦虚说:“省长你太表扬我了,那是大家把我估计得太高了,其实我哪有那么厉害,好多方面还不如云杰,和远方这样的年轻人比起来差距更大。”听到这话,副省长看了一下武云杰说:“小武我们见过面,不用再说了”,转过来对着李远方说:“你叫李远方是吧,上次我们合过影,照片还在我那放着,听海月说你还是我的小老乡。”李远方连忙说了自己家的位置,并问副省长老家在什么地方,一论起来,两个人的家还离得很近。两家在隔壁的两个县,就隔着一条很窄的海湾,坐船只要半个小时,而且李远方外婆家和副省长在同一个镇。李远方老家那边,差不多每个乡镇的方言都有很大的差别,副省长试着说了几句方言,用方言说了李远方家的位置,李远方也用方言说了一遍。因为两家离得很近,所以两个人的方言发音几乎是一样的,副省长就特别高兴,李远方也感觉自己和副省长亲近了许多。于是副省长问李远方说:“听说你那天一个人把十多个记者都灌倒了,有这回事吗?”李远方想这种事他怎么会知道的,看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好意思地说那天喝得确实多了点。副省长就说那我们也喝一杯试试,刘海月赶紧拿来一个干净的酒杯给副省长倒上。两人干了一杯,别的人也都陪着喝了后,副省长说:“这酒怎么都没有我们老家的黄酒好喝。”李远方说是的,然后说:“我那里还有一坛二十三年的正宗女儿红,什么时候我给你送去。”副省长笑着说:“你这算不算送礼?”李远方说:“应该不能算是送礼吧,这不家乡特产吗?”副省长说:“那可不行,你真要送我那酒,你也要过来和我一起喝,我出菜,酒你自己喝回去一半,我们俩谁也别欠谁!”这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副省长说他还要过去陪一下客人,就和大家打声招呼走了。走的时候告诉刘海月不用再陪他一起过去,留在这里把自己父亲照顾好。副省长走了以后,刘海月告诉他们刚才副省长在同一个楼层陪几个北京来的客人吃饭,觉得说的话没有什么营养,就找个理由出来一下,趁此机会来看望刘父。并说,这个副省长和别的领导不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架子,对下属也很关照。吃完了饭,大家都先送刘父上楼。刘海月拉住李远方走在最后,问李远方道:“你最近还有什么事很忙吗?”李远方说就是个正在编的软件,估计明天一天就差不多了。刘海月就说:“我听云杰他们说,现在你的功夫练得有很大的进步是不是?”李远方说是的,至少我自己的感觉是这样的。刘海月说:“那你能不能最近找个时间帮小云看一看,这件事就算是大姐求你了。她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所有的事情她都跟我说过了,我想你就把自己当成个医生,把她当成个普通的病人,不要有太多的顾虑。如果你担心梦遥知道后有想法,我帮你跟她说去。”李远方知道刘海月和许亦云之间并不是普通的同乡或者是校友的关系,可以说如果没有许亦云的父母,就不会有刘海月的今天。而刘海月平常对他这么关照,她要他帮这个忙,那他无论如何都要答应下来,就算是投桃报李吧。所以就说王梦遥那里先别说,等到真正能把许亦云治好后再说也不迟,至于时间,如果明天他能完成那个软件,明天以后任何时间都可以。刘海月见他总算答应了,就放下心来,说:“这段时间我都陪我爸爸住在这里,我宿舍没有人,等会我把钥匙给小云,你们自己约个时间到我那去吧。”把刘父送回了房间,大家都告辞回去。陈参谋长和武云杰想用他们开来的车把李远方和许亦云送回学校,李远方打算路上和许亦云说一下话,有他们在不方便,就以方向不同为由谢绝了,带着许亦云打车回学校。上出租车的时候,李远方特意和许亦云一起坐在后面。等车开出去一段路,开口对她说:“刚才大姐和我说过了,这几天你找个时间吧!”许亦云已经拿到了刘海月宿舍的钥匙,所以虽然李远方说的话有些没头没尾,但她却很清楚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就说:“这个星期五下午行不行?但是那天晚上你要到女朋友家去,下午的时间够不够?”李远方说:“应该够了,我们吃完午饭就去,如果时间不够,我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可以再呆一会。”说完了这件事,许亦云就不再吭声,李远方也想不出还能再说点别的什么,两个人就沉默着回到了学校。下车的时候,许亦云快不过李远方的动作,让李远方先付了车费,就非要李远方拿点刘父给她带过来的土特产回宿舍。李远方拗不过她,只好拿了点,回宿舍却对室友说是刘海月刚才给他的。

  本报记者 刘诗萌报道

  中概股来港作第二上市利好港交所。据悉,网易计划最快6月启动香港IPO,计划集资10亿至20亿美元。网易与京东的第二次上市预计将相差一周至两周。此外,未来尚有十多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可能回流香港,港交所是直接受惠者,昨天急涨4.08%。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管家婆

Powered by 香港挂牌l香港正版挂诗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